热门域名:ecjersey.com 备用域名:xx775.com xx776.com xx779.com ok639.com xx553.com xx568.com
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  »  人妻雅洁
人妻雅洁

人妻雅洁

认识她是五年前,她叫陈雅洁,八十年代初出生在中国的西部村镇,高中毕业就跟着老乡来到省城打工,22岁经人介绍认识了大他八岁后来成为她老公的李勐刚,这也是她的初恋,他们一年后结婚,又一年生子。中国典型的长在农村嫁到城市的传统家庭妇女。老公嗜赌,偷偷输掉了30万旧房拆迁款,这也是她三年前出轨于我最大的导火索,对此我还真得感谢老李啊,每一个被日得想吐的女人背后总有对她朝思暮想的男人,这个男人却未必能得到她,而我无疑是幸运的。五年前我跟陈在同一家企业做中层,高中学历的她是全凭自己勤勤恳恳拼来的职位,义务加班那是她的家常便饭,她总爱说吃亏是福。这也是吸引我的地方之一,此外她是职场中少有的不勾心斗角的,甚至是老实到懦弱,有问题了就是嘴上抱怨两句最终却还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当然一个女人对于一个正常的男人光有美丽心灵吸引力肯定是不够的,在国人普遍看脸的时代,如果满分是10分那她可以得8分,30岁出头的良家少妇更是风韵十足,而超过8分的绝对不在良家之列。C罩杯的美胸挂在160的雅洁身上也是恰到好处,太小不女人,太大不协调。生过小孩略有下垂,但手感却是更柔软而富有弹性,当然这都是睡过之后知道的。刚做同事的时候对她也是相敬如宾没有一点非分之想,彼此算是日久生情,当然「日」后更深情。一方面工作上我对她关爱有佳,她属于勤奋有余智商不足型,所以很多事情都请教我,让我帮她出主意,起初都是公事,后来涉及到孩子的事公婆的事各种家庭琐事都要跟我过一次。另一方面就是她老公不关心她(这也许是每个已婚女人百分百抱怨的事),不管孩子,偷钱嗜赌,公婆也欺负她等等。她说她男人除了上床记得她其它时间都像不存在。她男人最大的爱好就是赌和色,只要那天没赌上床就要,但是她大部分时候都以各种理由拒绝了。真正做爱的频率一个月就两三次,实在躲不过才搞一次,而且她自己都是完成任务,感受很不好。后来我跟她说不愿意被搞就别搞,难不成还强奸你?她说是不能强奸,但是从早到晚的闹睡不了觉。她说她老公人如其名欲望强得很,动不动就硬了骚扰她。我说大你八岁应该40出头了吧,男人40还那么硬朗也算福气。她说她反而希望他障碍免得应付。她说男人变态,爱上色情网站,喜欢收集各种色情广告,还在家偷窥她洗澡,偷穿她的内衣裤等等,反正现在对男人没有一点爱,全是厌恶根本不想见,为了孩子才委屈在家,要是没有孩子她肯定就跟我了等等。跟雅洁第一次上床至今快三年了,对她从上到下从里到外也算很了解了,但是人人都有隐私,不管对方多爱你,也正是因为爱所以总是给你展现她最美好的一面,至少是她自认为最好的一面。好奇是每个人的天性,而我可能特别中意挖掘别人的隐私从中获得快感。跟她在一起这么多年有很多东西始终是无法从正面获取真相,至少我不认为她展现的是真相。比如她第一次给我口交大概是我们第六次亲热,前五次她都以恶心、不干净、不会等理由拒绝了,最后通过我的软磨硬泡她还是妥协了,她不是那种情欲上来就饥渴难耐的女人,她的一举一动确实是出于爱。之前问过她有没有给她老公口交过,她说没有,她说我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她的技术很一般,大部分时间就是含着,甚至感觉不到她舌头动,确实感觉没经验。但是从最初到现在牙齿却从来没有碰到过鸡巴,难道是她无师自通还是因为她嘴巴大?为此他有没有给她老公口交过的问题我正式或非正式的至少问了她四次,答桉都是没有。又比如我跟她老公的鸡巴和做爱细节比较、她自己手淫的问题等等,可能她的每一个答桉都是PS过的。我都希望得到更真实的答桉,于是便有了后面要说的测谎计划并成功实践。首先,要她主动发自内心的说出真相肯定是不可能的,一定需要抓住什么把柄逼她就范才行。其次,需要一个反面男一号来审问她。再次就是时间地点环境的布置。后面亮点好解决,反派的男主角当然由我来扮演,不能被她认出来,换身行头戴个面具就搞定。时间地点也是水到渠成的事。现在关键就是拿什么来威胁她了。一个对婚姻绝望而不肯离婚的女人大部分的原因都是为了孩子,那么这个孩子就可以说是她的全部,超过她的生命,更超过她的肉体和灵魂。这年夏天于是我就设计「绑架」了她儿,因为我跟她的关系和对她的了解,要弄到她儿还是比较简单。她随时都会通过QQ或微信跟我汇报行踪和行为,请原谅我利用了雅洁的信任和无知。借着一次她休息的机会带儿子去公园玩,算准时间我就问公司的同事一个雅洁负责的项目的事,从而造成同事让她临时去公司加班,因为公园和公司以及她家的地点距离也是我算计之内的,孩子在公园玩得正欢,离家远离公司近,所以由我去暂时帮她看一下孩子,她可能一两个小时就处理完事再来接。通过项目触动同事去找她加班也大大降低了事后她对我的怀疑。当然肯定有人问如果同事没因为这事让她加班怎么办,这个很简单,一是我找的借口肯定有一定把握,二是即便这次不成还有后面的机会。我到公园接到鹰她便去公司了(她儿叫李雄鹰,名字是她取的,看得出来高中文凭的传统封建女人的文学造诣),10岁的鹰跟其他孩子在娱乐设施那自顾自的玩耍,每个孩子都是汗如雨下,我很自然的买了饮料并且加了事先准备的安眠药给过来解渴的鹰喝了,大概又过了半个小时鹰就无精打采昏昏欲睡了,我就说他玩得太嗨可能中暑了带他去休息。然后把他带到附近的酒店做了测谎需要用到的资料采集。去酒店和后来出酒店也都是在他昏睡期间,所以他本人只知道在游乐区睡着之前和在游乐区醒来之后的事。所有的资料采集在1个小时内搞定。我先把鹰的衣服扒光然后开始采样,不是为了拍裸照,当然可能后面有用,试试证明也确实用到了。主要是不穿衣服的视频就不会让雅洁根据鹰的穿着来推断拍摄的时间和地点。而我在入镜的时候就是换了衣服全副武装让她以为是陌生的第三人。采样整个过程进行很顺利,等到雅洁处理好公司的事回来我把鹰叫醒交还给她,我说孩子可能玩得过火有点中暑让她带回家休息,然后叫了出租把他们送上车。临走她还一个劲说这娃娃就是不服管玩起来就没有个度,给我添了不少麻烦。我说咱俩啥关系还这么见外,同时还给她眨眨眼,意思是要是不避孕咱们也该有一堆娃了,她咬着嘴唇呵呵的笑。道具准备好了,下面就是选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机会把她约出来。一个月后的一天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提前从她那获知这天她公婆会带鹰去外面玩,而太婆和鹰身上都没有手机,也就是说一旦出去了就无法主动联系上。因为不是第一次外出了所以没有人会异常担心,之前每次都平平安安的回了家,在外面有什么事都是太婆主动联系家里。照我们的老习惯她不带孩子的时候我们都会找机会约会,这次我们约好下午一起去我住处附近的影院看电影,没有工作的日子一般上午她都是洗头洗澡洗衣服,把日常家务过一遍。一切准备妥当还有个问题就是如何用「绑票」勾引她出来,电话短信肯定不行,手机号码暴露的信息太多,我至少还要发一张照片以示「绑票」在手也不是很方便。相对安全可靠的方式就是用QQ传递信息,文字、图片、视频甚至文件都可以发送,而且不要实名认证,新号码神不知鬼不觉。为了尽可能的安全我在给鹰采样之前的一个月就用代理申请了新的账号并做了相应伪装,几天后我用她的手机通过了新好友验证,删除历史记录,一个叫「BMW」的隐士静静的躺在她的好友里等候命令。这天上午我还是一如既往的跟雅洁用QQ相互问候,我跟她最常用的通讯工具就是QQ,我们几乎不用电话或短信等联系,因为QQ有密码隐私度高,即便是一不小心泄露能查到的也是一堆假资料。她给我说洗了头洗了澡把衣服泡好边看电视边扫地让我QQ留言,她男人一大早就出门了也不知道是上班还是打牌,他们之间都少有言语更不要说过问。我说好你慢慢扫地,我也去冲个凉,大热的天气下午不能臭到她。她发个坏笑的表情就不再说话。我知道她是去忙了,几分钟之后BMW登场了,我开门见山的给她留言说鹰在我手上,让她一个小时内到指定地点见我,要求就是守口如瓶不能让这件事有第三个人知道,只身一人准时出现在要求地点,违反要求的结果就是撕票。当然附上了一张鹰的照片,照片里鹰双眼被蒙住裸着上半身没有丝毫动作的迹象,脖子旁边有一只戴白手套的手架着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仅此而已。之后我就静静的等着雅洁给我发消息求救,她的性格和可能的举动都在我意料之中,可以想象她看到消息时的疯样,当然我是爱她的,没有丝毫伤害她的意思,只是为达目的需要必要的代价。果不其然大概10分钟后她的QQ急促的跳起来,一连发了十几条信息,她把BMW发的内容都截图发给了我,然后问我怎么办,鹰会不会有事,对方是谁,要不要报警等等的一些问题。我让她先冷静,不要报警,对方在暗我们在明先按BMW的要求做以免对鹰不利。我让她先出门往BMW的地点走,因为她家离指定地点不堵车的话也要半个多小时。另外我让她过10分钟再给BMW回复,就说才看得信息让对方宽限半小时自己马上出门。这样我们可以多争取一些时间在路上分析情况。她在我的安抚下也渐渐冷静下来,BMW也听了她的请求宽限了半小时。当然这天的整个戏除了女主角之外的导演、编剧、剧务、男主角、男配角等等都是我一个人,BMW那是肯定同意啊。我让她赶往指定地点的同时告诉她我也马上往那里赶(实际上我早就在那恭候她了),但是在没搞清状况之前我不能直接去那里,只能在附近随时等候她的消息。一路上我就跟她分析对方的身份、对方的目的等等,问她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或者是她老公是不是又欠了高利贷等等,反正都跟她扯些貌似很逼真很有可能的事,但实际我知道不过是我布的一个局。我说你家又没钱对方不太可能劫财,要说姿色你还是有几分,劫色的可能性更大,如果是这样那对方肯定是认识的人,并且还比较熟悉。然后问她今天穿的什么衣服什么装扮等等,然后我说你要有心理准备,最坏的打算对方就是要强奸你。她说她有准备了,只要儿子安全其他的都不重要。我说即便是对方要强奸你逼你就范你也要冷静,找机会干掉对方,该顺从的时候顺从,比如要你口交你就乖乖的给他口,乘对方享受的时候不注意狠狠的咬掉坏人的鸡巴。当然对方也可能不止一个人,也可能是女人,反正分析了一万种可能她都频频的说是,明白。同时我也不忘安慰她,要她见机行事,也不要有太坏的打算,说不定对方就是恶作剧,鹰根本不在他手上,照片也可能是PS的,去了最重要的是确认儿子的安全,其他的走一步算一步云云……在这里真的不得不佩服自己绝对是集导演、编剧、演员于一身的大师。大概中午12点半雅洁如期而至,地点是在一处废旧的办公楼,楼外方圆几百米少有人烟,这个地方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的,荒废无人但不至于尘土漫天。BMW也是给雅洁多次指引才让她找到这里,到了办公楼雅洁给「我」发了最后一条消息说她到了,有情况再联系,我回复说让她放心,我就在附近随叫随到。在办公楼3楼的一个还像样的科室,废旧的木门没有上锁,雅洁小心的推门进来,映入眼帘的一幕也让她一惊。办公室的窗户窗帘都关着,没有灯,尽管是中午室内还是很暗。BMW一个人坐在靠窗的破办公桌前背对着门,桌前做了个简单的屏障把自己藏一下,这还不够,帽子、墨镜、口罩等等也是全副武装。桌上除了杂物就是一台笔记本电脑,对面2米左右有一个旧靠椅,显然是为雅洁准备的。进门之后的雅洁愣了大概1分钟观察了室内的情况才慢慢反应过来哽咽着吐出第一句话,应该是一连串话「你是谁?我儿呢?你想怎样……」我没有回答她,冷冷的说鹰在我手上,让她按我说的做,让她保持情绪不要大吵大闹,这里的环境她也清楚,叫破喉咙也不一定有人听见,甚至让我不高兴了鹰随时可能有意外。口罩下的变音器确保雅洁不会听出我的声音。让她首先关好门,然后把手机放到桌子上,再自己坐到对面去。一切的要求就是老老实实的执行。雅洁别无选择只有乖乖的照做。后来她给我说对方太狡猾,让她交手机的时候她就觉得完了,好像瞬间失去了我的支持感觉束手无策了。我拿过雅洁的手机随便找了一首曲子开始放音乐,音量不大,弱弱的背景音。然后我让她看笔记本给她放了一段鹰的视频,证明鹰确实在我手上,并且告诉她是同步视频通过无线网传过来的。视频里的鹰跟照片上的状态一样,我告诉她是下了安眠药,3个小时后自然会醒,当然得她配合我在时限内完成任务鹰才会安然无恙,否则会让视频里的兄弟处理掉那个累赘。然后我让她把靠椅上挂的两片带线的粘膜贴在自己的手腕处,就是中医把脉的位置,线的另一头在我的办公桌里看不到终点。实际上就是我自己拿橡胶贴和理疗线做的,另一头什么都没接。我告诉她这是测谎仪,会根据她的脉搏反应了解到她说的是真是假。「我只是个调查员,今天受人之托需要了解一些问题,仅此而已,你也不用紧张。我们要玩的游戏很简单,就是需要你回答一些问题,规定时间内如实回答完就母子平安,否则就拜拜。」我知道她肯定在怀疑测谎仪的真实性,以及心里很紧张的担心儿子,也很茫然的不知道BMW的葫芦卖的什么药。我看下时间然后对她说:「现在到你儿子醒大概还有150分钟,你需要如实回答68个问题」我拿起一张印有问题的纸在空中晃了晃接着道,「当然很有可能根据你的回答随机增加问题,而你儿也有可能提前醒来,时间很紧希望你好好配合,准备好了我们就开始?」雅洁带着哭腔反问道:「我凭什么相信你?配合了你不放鹰怎么办?」「问得好」我很平静的继续道,「信不信由你,可我不知道你除了听话还能做什么?你可以现在离开,可以冲过来杀了我,可以报警,可以随心所欲。呵呵…」她沉默了一会,内心做了挣扎确实没有别的好办法,尽量让自己冷静的说让我开始提问。我就从最基本的姓名年龄工作家庭情况等开始问她,因为这些我都了如指掌,也知道正确答桉,这样可以跟她效验「测谎仪」的神奇。正如我想,开始她一直没有放松警惕,一直在质疑「测谎仪」的能力。当我问到她公婆的姓名和孩子班主任姓名时她都故意给了我错误的答桉,正好中了我的圈套,我适时的手动按响了「测谎仪」的警铃,并提示她说的是谎话。雅洁的反侦查意识还是很强,在回答孩子班主任姓名的时候第三次才说了正确的答桉,她在测试「测谎仪」是不是真的能分辨真假。只可惜这天的对手是我,掌控整个故事的导演,一切都按剧情在发展。20个问题之后我能看出雅洁基本被征服了,她可能做梦也没想到传说中的测谎仪如此神奇,像是植入她的大脑看见她的心事。从开始一味担心儿子的安危,到后来可能担心更多隐私被暴露。看她渐渐对测谎仪束手无策的时候我慢慢把问题引向了关键点。「你第一个男人是谁?」「我老公」「初恋哟?那你们第一次性交是什么时候?」「你能不能问点正常的问题?变态」我看看她,脸有点微红,明显是被气的。「游戏才刚刚开始,变态的还在后面,玩不了欢迎现在退出,呵呵…第一次什么时候?」她知道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硬着头皮回答「结婚那天」「这么传统?结婚前就没有搞过?」我加重了「搞」的语气。「没有」她的回答总是简洁冰冷。「难道只是拉拉手亲亲嘴?做过些什么你直接说,让我一个一个问会很浪费时间的」,我指一下电脑上的时间说「现在还剩不到2小时咯」「最多摸一下就没了」「好吧,结婚那天你们做了几次?」「一次」「爽不爽?怎么不多搞几次?」「不舒服」「他就没多要求啊?说清楚点,不要什么都等我问,浪费的时间我可不在乎,不知道你在不在乎」她拌拌嘴说「他要,我说痛不舒服,然后他就算了」「他很疼你啊」「就开始的一年,得到了就不珍惜了,男人都是」「刚刚我只是感叹一下,没有提问,不过你主动回答还是有进步,要不要给你延长5分钟?」我坏笑到。「你快点,神经病」「快点什么?想要啊?」「快点问,麻痹」她有点急了。「就喜欢你有点情绪,不要冷冰冰的没意思。你们做爱都是什么姿势啊?」「就一般的」「一般是什么意思?说准确一点,提问是个技术活,还有大半的问题没有搞定」我拿起提问的纸给她抖了抖。「我躺着,他在上面。他老说我像块石头什么都不懂,不够主动,也不会换姿势。他喜欢把我的腿抗在肩膀上然后蹲着弄」她很快的说,「行了吧?快问下一个问题」这些都是实话,跟之前雅洁给我说的一模一样。「好,下一个问题,你给他口交过没有?」这正是我想知道的重点。「基本没有」这个答桉跟我最初的猜测已经有些接近了,那就是她应该是有口交的经验。我接着问:「什么叫基本没有?」「最多有三次,我不喜欢,开始都是因为爱他,我觉得是女人的义务所以想要服侍他,试过几次都不好,他说我牙齿磨到了,让我嘴张大。后来他对我不好我就越来越厌恶他,见都不想见到他,更不要说那个」我一直注视着雅洁的面色,现在红潮已经褪去,看来慢慢习惯了这些羞涩的问题,反而像聊天一样自然,也许她一心想快点结束所以没有在意问题本身。「那除了你老公之外你有没有跟别的男人上过床?有几个?」「有一个。不是为了儿子我早就跟李勐刚离了」「你跟那个男人日过几次?」我开始用更粗俗的字眼刺激她。「日个屁,滚你妈的,我跟他是真爱」她有点激动。「他日你屁眼了?快严肃的回答我」「日你妈屁眼」她突然站起来,身子有点颤抖,一抬手「测谎仪」掉了一边。我马上按响了警铃并提示她说:「冷静点,不想要你儿啦?给老子坐好,不然游戏只有提前结束了」她深呼吸了几下,捡起测谎仪贴好重新坐回去。有2分钟都没有说话,她先打破了沉默。「你能不能不说得那么龌龊,我会配合你的,你快点继续」「跟魔鬼讲条件是没有意义的,我就是魔鬼,还是变态的那种,你就认了吧,你是要让我继续」日「下去咯?」雅洁把脸侧向一边,眼睛盯着地板没有回应。「好了,还有87分钟,第39个问题…」没等我说完她突然打断我:「什么?才39个?绝对不止那么多」「说过了会根据你的回答随机增加问题的,这是官方的第39个题,所以麻烦你回答的时候全面点,不然简单的问题变复杂了」「明白?」我停顿下说「第39个问题是,哦,对了,前面的问题还没回答完,你跟那个男人日过几次?」「不知道,有几年了。」「那你说说你们日屄的频率?」「不一定,看机会,有的时候一两个月都碰不到一起,多的时候一下午3次。」「他跟你老公比谁的鸡巴大?谁的技巧好?跟谁操着爽?详细的给我比较下」她咬着牙看了下我然后又盯着地板想了下说:「大小差不多,好像我老公的要长一些,他的要粗一些,可能是因为他的头要大一些…」「什么头?」我打断她。「龟头」「哦,继续」「跟他舒服些,这种事要讲感情的,我根本不想跟姓李的办事。」「跟你老公就没有一点感觉?他每次搞你多久?」「很少有感觉,可能十来分钟,我希望越短越好。」「一共十分钟?连前戏?」「没有前戏,直接插」「哦,原来你还会用」插「这个字,我喜欢,这样,你说得露骨一点,我考虑少问你几个问题」我坏笑着说。雅洁可能也豁出去了,前面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现在无非就是把书面语说得通俗一点,为了尽早结束这场噩梦强奸都不怕还怕什么。不过良家变淫娃真不是小说里写的那么简单,荡妇也要看天赋,雅洁就是那种纯良家,她只是尽量放开一些,有的可说可不说的话说出来。「是,每次办事他都是直接抽插,他想要搞我胸部我都不让,他还想抠我的屄我也不准,他每次都要骂我,说我不让他爽。我喊他快点搞完好睡觉,他说我这也不让碰那也不让碰他兴奋不起来,他说我又不叫床他射不出来。」「照这样日起没感觉你老公肯定不能满足你,30几的女人如狼似虎啊,你饥渴的时候怎么办?」「很少,家里里里外外的事都说我做,哪有时间想那些。」「我是问饥渴的时候怎么办?很少的意思就是还是有咯,想要的时候都是找你情人啊?」她简单的恩了一声。我却适时的按响了警铃。我想我就是那个情人,很多时候都不能随叫随到,怎么可能都找我解决呢。她被突然的响声惊了一下,确实有段时间没响了。我说:「看来你又不诚实了,忘了测谎仪啊?老实交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有时候…」她说,「自己弄。」「你是说手淫?」「是」「多久一次?」「几个月吧」「你老公知道吗?」「不知道」「你情人知道吗?」「不知道」「手淫爽不爽?你是怎么手淫的?描述清楚哈」她又看看我,脸憋得通红,两只手扣在一起。「就是用手揉下面,感觉还行。」「揉哪里?插阴道里搞?」「没有,揉阴蒂。」「用工具没?」「没有,就用手。」「就用手?搞多久?」「几分钟。」「高潮没?」我有点激动。「高潮了。」「是不是很多水?」「是。」「你阴毛多不多?」「一般」「裤子脱了给我看看」「不是只回答问题吗?」她闹起来。「计划变了行不行?还得你批准?」「可是…」这时雅洁真有点急了。「看来需要我给你点动力」说着我拿起手机假装给同伙拨了号码对那边说,「把现在的视频接过来。」然后我把事先采集的视频调试好,将电脑屏幕转向她。「又看见你儿子了哈,头在动哦,还有半小时了,看来要醒了啊。你要怎么做自己选择哟,我不强迫你(哇靠,这不是一直都是强迫么)」看她还在犹豫,我又说:「这样,我这有个齐天大圣(就是洗澡用的卡通海绵)你拿去手淫把它弄湿了咱们就把儿子还给你,后面的问题也不用回答了。否则…」我一下把视频关了,「就像这样你再也看不到他了。」她看我关了视频没有说话,紧接着闭上双眼,大口的吸气呼气,胸部也随之高低起伏。我相信她会妥协,没有催促,冷冷的说:「还剩25分钟。」又过了2分钟她从靠椅上站起来,没有睁眼,双手开始解裤扣,然后准备拉拉链我叫住了她,「嘿,美人儿,你的大圣还在桌子上,善良的人提醒你哦。」她肯定是头脑一片空白,所以逻辑有点溷乱了。她睁开眼走过来,一只手按着裤腰,一只手来拿海绵。「把桌上的东西喝了」我说道。「这又是什么?」她看着一小瓶液体问。「喝了就对了,怕死?可惜你没得选,只有20分钟咯」「妈卖屄,死就死」雅洁默念一句,然后拿起那大概200毫升液体一饮而尽。「还有19分钟。」雅洁拿了东西走回靠椅前背对着我开始解裤子,我从背后看她的动作把拉链拉了下去。她那天上身穿的澹粉色中袖衬衣,下身是黑色七分西裤,脚上是8厘米的蓝色高跟。长裤已经退到大腿露出白色翠花纯棉内裤把屁股包得浑圆。「转过来」我命令道,「先把衣服解开,我要先看下奶子。」雅洁别无选择,转过身,因为裤链都解开了,只有将两腿交错夹着才让长裤挂在大腿上。然后开始解衬衣,一颗两颗三颗……时间不多了,她也没有多犹豫,一对C杯大奶被她大红色的蕾丝文胸包着呼之欲出。「继续,还有15分钟。」我没有让他解胸罩,里面的奶子我已经把玩过无数次,更不要说看,女人有时候不露完反而更性感。这时我更想要看到她的羞耻感。解了衬衣她就坐在靠椅上行动了,也许是羞愧她还是把双眼闭了起来。她半靠在椅子上,长裤依然挂在大腿上,双腿自然分开,因为长裤没有脱也只能自然的分开。她左手拿着大圣,右手隔着内裤开始摸阴部。从会阴到阴阜三根手指来回摩擦,节奏时快时慢,内裤裆部渐渐湿润起来。然后是中指放在阴蒂的位置开始打转,随后小腹和胸部起伏变大,呼吸开始慢慢加深加急。随着她的动作一边衬衣从肩膀上滑落,腋下浓密的腋毛一览无遗。又过了两分钟,她开始把手伸进内裤摸索。「把内裤脱了,我说了要看你的阴毛。」雅洁没有吱声,却抬了抬屁股把内裤也退到大腿。手上动作没有停而且越来越快。「是不是流水了?我看到反光了,哈哈」我继续挑逗她,「现在是不是在想象男人的大鸡巴在凶勐的捅你?亦或者是大圣的金箍棒疯狂的抽插?金箍棒是不是变成各种肉棒又粗又长又硬?」她没有回答但是我知道她一定都听到了。慢慢的有水声了,她右手不停的搓揉阴蒂,左手拿着海绵不时的在阴道口挤压、擦拭。她可能觉得水还不够,尽然把海绵拧成棍状往阴道里塞。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她无暇顾及时间,我也不关心时间,她儿子当时可是潇洒的跟她公婆在外面玩呢),雅洁咬着嘴唇,从鼻腔发出时断时续「嗯、嗯……」的闷响。可能要到高潮了,雅洁双腿屈膝高高抬起,两只手从后面绕出来,右手以极快的频率揉着阴蒂,左手拿着海绵捂住整个阴部。随着手的抖动,整个身子前后摇晃着,大奶子也被双腿挤得变形,一个奶头调皮的从罩杯边跳了出来。「啊啊啊啊……」随着她一连串的呻吟终于高潮了,然后是她双脚「啪」的一下落到地面,屁股挂在椅沿,上半身向后紧绷,奶子被顶得老高,小腹和屁股有节奏的抽搐。不是海绵盖在阴部应该能看到收缩的阴道口。她右手盖在阴阜上不再动弹,左手紧紧摁着海绵,由于挤压海绵的水拉成一条细线落到地上。「把孩子放了」我拿起电话假装给同伙说。闭着眼睛的雅洁松了一口气,重重的吐出来,也许是高潮的释放,也许是听到孩子获释的解脱。雅洁一直保持那个姿势没有再动,只是身体渐渐平复和眼角流下热泪。保持姿势大概过了10分钟,她应该睡着了。疲倦、紧张、羞辱加上我让她喝的放有安眠药的水……雅洁睡着之后我收拾了现场就离开处理了各种道具,大概一个小时后去掉BMW的身份回到现场。按我下药的分量大概雅洁要睡2个小时或更久,这个不重要,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在外面弄些响动惊醒她就对了。实际如此,我在外面看到她还是保持那样的睡姿,被响动惊醒后她慢慢起身坐正,可能身子有点僵硬缓了好几分钟她才摇了摇头开始提好裤子,而手上的海绵早已被我处理了。然后整理乳罩把奶子放好,扣好衬衫,理好头发,环顾四周已经空空如也。在桌子上拿回自己的手机,已经没电开不了机了,我当时放音乐要的就是把电耗光。过了一会她无精打采的出来,我蹲在办公楼围墙的入口,她眼睛有点红,我赶紧迎上去。焦急的问她什么情况,孩子怎么样。我说这几个小时我急死了,不敢给她发消息也不敢进去找她,怕对方知道风声走漏而对她和孩子不利。她说对方说把孩子放了,其它的事回头再说,她现在很累想休息一下,而且现在也不知道孩子到底怎么样了,手机电被BMW放了不能用了,先到我住处去充电。到我的住处大概六点了,她把手机电插上马上给家里打了电话,问了下鹰说是在家了别的也就没追问,然后她说有事要加班晚点回去。她确实有点累了,脱了外衣裤躺在床上睡觉,现在头脑很乱也没有说什么。我弄了晚饭7点过叫醒她,简单吃了点,她慢慢缓过来。开始跟我梳理办公楼的事。她只是跟我说对方很奇怪就要她回答问题,也没有强奸她,甚至没有碰过她。说了给她看儿子视频的事,说了测谎的事。我问她都问了些什么,她说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所以很奇怪。她说问完就打电话通知同伙把他儿放了,她说BMW给她喝了水,应该是里面有安眠药,所以后面她睡着了,醒了现场就什么都没有了,再后来就出来看到了我。我说确定你睡着了他们没对你怎样?她说确定。聊到晚上快10点她就回家了。再后来她得知儿子从来就没被绑架,也是来找我分析原因,她完全摸不透对方的意图。因为从她给我说的情况我也是「一头雾水」,她没说的色情对话和手淫的事我肯定必须假装不知道,分析不出原因只能归于奇桉。后来她还问我要不要报警,我说不要报警,现在你和儿子都没有任何损失,对方又在暗处,即便是最后警察抓到嫌犯也罪不至死,只要不是死罪对方出来一定会报复,得不偿失。于是这个没有结局的事就不了了之了。我对雅洁了解得更彻底,她也对我更加的依赖。我们的故事还在继续……【完】

Back to Top